返回主站
您當前的位置 : 河北共產黨員網 > 人物 > 正文

羅炳輝在淮南抗日根據地二三事

發布時間:2020-06-12 08:52:02來源:人民網新聞熱線:0311-87908405
分享到:

  楊愛東

   1939年春末夏初,羅炳輝率新四軍五支隊從皖南突破敵人的長江封鎖線,挺進到淮南皖東地區。經過三打來安城和1940年著名的半塔保衛戰,終于建立起了從淮河南岸的蘇皖邊界地區直到淮河北岸的淮寶地區、縱橫各100多公里的淮南皖東抗日根據地?!巴钅鲜伦儭卑l生后,中央軍委發布命令,重建新四軍軍部,新四軍五支隊被改編為新四軍二師,由新四軍副軍長張云逸兼任師長,羅炳輝任主持實際工作的副師長,1942年任師長。在此期間,羅炳輝在淮南抗日根據地留下了許多動人的故事。

  “軍人要智勇雙全”

  羅炳輝是人民軍隊早期少有的既善于帶兵打仗又善于練兵用兵的高級指揮員,他在實踐中總結歸納出關于軍事訓練的15條格言:

  一、天下無難事,只怕無恒心;

  二、任何惡劣環境下,總是可以打開出路的;

  三、要奮發才能上進,個人國家均是此理;

  四、整訓為勝利,平時多流汗,戰時少流血;

  五、革命軍人要有赴湯蹈火的精神;

  六、軍人要煉成鋼鐵的身體;

  七、軍人要有朝氣蓬勃的氣魄;

  八、軍人要智勇雙全;

  九、革命軍隊要不動如泰山,動如山崩海噴;

  十、愛護武器:槍支馬匹是生命,此外一身輕;

  十一、百發百中敵膽寒,目標不清不打,瞄不準不打,打不中不打,遠距離不打,無把握不打;

  十二、軍人不要活死人;

  十三、木頭人帶兵,如燈蛾撲火自燒身;

  十四、粗心大意的指揮員,所帶的兵等于死了未埋的行尸;

  十五、戰爭是生命的賭博,不懂戰爭科學和藝術,是人民的罪人。

  羅炳輝經常利用戰斗的間隙,把班排以上干部集合在操場上給大家上軍事課,他一邊用手比劃一邊講,并且總是聯系實際,深入淺出,使得人人都能聽懂。

  有一次,他在軍事課上完時又提出一個問題來問大家:“如果遇上你一個人堅守在山頭上,子彈和刺刀、手榴彈都沒有了,只剩下一顆炸彈,許多敵人圍沖上來了,大家想想,你該怎么辦?”

  說完,他就隨便叫起幾個人來回答。

  “拼死算了,反正逃不了?!?/p>

  “我拼命逃跑,或許有活著的可能?!?/p>

  “等敵人都圍上來,我再引爆炸彈,與敵人同歸于盡!”

  “等敵人距離靠近時,我把炸彈朝敵群里扔,趁炸彈爆炸的硝煙沖出敵人的包圍!”

  ……

  在眾多的回答中,羅炳輝稱贊了第四種答案。他向大家解釋說,敵人沖上來時,見到你沒動靜,可能誤以為你的子彈全部打光了。而當你的炸彈扔向敵群爆炸后,不僅會炸死炸傷一批敵人,還會使其他敵人害怕得臥倒在地,這時便是逃脫的最佳時機。

  在上軍事課時,羅炳輝還舉了半塔當地的一個農民巧計干掉一名日軍的例子。

  有一年夏天,淮南路東的上萬名日軍兵分七路,對抗日根據地進行“掃蕩”,所到之處,搶走老百姓的財物、趕走老百姓的牲畜、抓走老百姓的雞鴨。有一名日本兵見到一戶農民屋后有一片長滿青枝綠葉的西瓜地,就直奔過去問看瓜的農民說:“西瓜大大的甜,摘一個密西密西的?!鞭r民想跑也來不及,就裝作順從的樣子說:“太君大大的好,天氣熱,嘗嘗大西瓜?!闭f著就左挑右揀地給這個日本兵摘了一個滾圓的大西瓜。當這個日本兵咧嘴笑著接過西瓜回轉身時,農民四下一看只有他一個人,便隨手抄起一把大鋤頭,對著日本兵的后腦勺狠狠地砸了下去,一下就把他的腦袋敲得腦漿迸裂,還繳獲了一支三八式步槍和200多發子彈。

  說到這里,羅炳輝告訴大家,這就是戰爭時的機智和勇敢。

  “不能穿上軍裝就忘了老百姓的甘苦”

  1941年的春天,羅炳輝來到盱眙縣東南方向的東陽、舊鋪一帶動員群眾參軍支前。當時正值青黃不接的季節,老百姓沒飯吃,部隊給養也成了問題。糧食搞不到,供應跟不上,羅炳輝只得讓炊事員將部隊的一日三餐改為兩餐。就這樣,炊事員們做飯時仍是捉襟見肘,時而斷炊。

  給羅炳輝做飯的炊事班老班長眼見羅炳輝日夜忙于工作卻經常吃不好飯,又急又心疼,他就每天在駐地周圍轉轉,看看有沒有什么可以充代糧食的東西能“改善”一下羅炳輝的伙食。

  老班長家在農村,家里沒田沒地,父子都靠扛長工、打短工來維持半饑半飽的生活,沒飯吃是常有的事,因此他完全知道哪些野菜能充饑,哪些樹皮、樹葉子能和糧食一起煮了吃。一天午后,他見到駐地東側一家屋后有一棵大榆樹,樹枝萌發了一層嫩嫩的綠葉,心里頓時高興起來:在老家,自己吃過榆葉面餅,也吃過用炕干打碎的榆樹皮磨出的炒面。于是,他把一只竹籃綁在自己的腰上,嗖嗖嗖地爬上了樹,很快就摘了大半籃子榆樹葉子,然后小心翼翼地下了樹。老班長為啥沒有扒樹皮呢?因為他知道樹被扒了皮就會死掉,那就違反群眾紀律了。

  從樹上下來后,老班長趕忙去掉籃子里的榆樹細枝和老葉,將嫩葉洗干凈,然后晾在伙房里。這時,一個剛參軍不久的小戰士看到了這些葉子,他參軍前在老家也吃過榆樹葉,知道和其他野菜、野草比起來,榆樹葉的味道還是不錯的,只是吃多了解大便會很困難。幾個人在炊事房里這么一議論,大家都笑了起來,還齊聲夸獎老班長有辦法。誰知道這笑聲被剛從外邊回來的羅炳輝聽到了。在問明情況后,他立即扯開嗓門對老班長說:“你摘樹葉征得榆樹主人的同意了嗎?”“你把群眾家的榆樹葉都摘了,那他們一家人吃什么?”“你摘老百姓的榆樹葉子時腦子里想過沒有?群眾觀點哪去了?”

  剛才還滿屋笑聲的炊事房里頓時空氣凝固了。只見羅炳輝彎曲著右手手指惱火地在桌面上敲著,繼續說:“同志,現在正是青黃不接的春天,老百姓叫天不應,喊地不靈,國民黨三十三師又多次在這一帶搶掠,別看這幾把樹葉子,它可是群眾的度命糧!我們把它摘吃了,和那三十三師還有什么兩樣?”

  老班長聽了不由得腦門直冒汗,不住地用手搔著頭,只能囁嚅著說:“我只想到大家肚子吃不飽……唉!”

  “你呀,”羅炳輝接過老班長的話頭,放緩語氣說,“你就只看到我們的戰士餓肚子?還有我們這些當官的吧!”老班長不禁被他的話逗笑了。羅炳輝走到老班長面前,語氣變溫和了,問:“你在家吃過榆樹葉子吧?”“連觀音土都吃過?!崩习嚅L聲音低低地回答。羅炳輝點著頭說:“是呀,我們新四軍是人民的軍隊,不能穿上軍裝就忘了老百姓的甘苦,更不能忘了人民軍隊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說完這番話,羅炳輝一直看著老班長。老班長一下就明白了,二話沒說,拎起菜籃子就走,邊走邊說:“行,師長,我懂了,我給群眾送回去!”

  “我們是一家人”

  1940年春,時任新四軍第五支隊司令員的羅炳輝帶著部隊活動到盱眙的舊鋪一帶。在這里,羅炳輝密切聯系群眾,常找盱眙縣舊鋪區抗日農民救國會的會長張保成談心,問這問那。時間不長,兩人便成了朋友。不久,張保成的兒子張太原也參加了新四軍的隊伍。

  后來,張保成被調去半塔區任農抗會長,因為他年歲大了經常生病,張太原就請求回地方工作,以便有機會照顧父親。

  1941年夏天,張保成經常發燒吐血,身體越來越差,由于當地缺醫少藥,病情只能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秋天。張太原想到二師師部附近的常家莊上有一所新四軍醫院,就請了本莊上幾個小伙子,用竹床將父親抬去看病。

  一行人抬著病人走到離常家莊不遠時,忽見前面大路上塵土飛揚。不一會兒,羅炳輝騎著他的大青灰騾子,后邊還跟著幾名新四軍戰士迎面而至。羅炳輝遠遠就認出了張太原,來到一行人面前時,他勒住韁繩,翻身跳下騾子,問道:“小張,誰病了?你要去哪里?”張太原如實相告:“我爹病了,抬他去軍醫院看看,不知道給不給我們老百姓看???”羅炳輝一聽,隨即走到竹床邊,用手輕輕掀起棉被一角,輕輕呼喚了一聲:“張保成同志!”

  張保成雖然病得很重,但頭腦清楚,他吃力地慢慢睜開眼,一看是羅炳輝,枯黃干瘦的臉上泛起了一絲欣慰的笑容,張開干裂的嘴唇想說什么。羅炳輝見狀,忙輕輕放下被角,又輕輕地給他掖好,皺起眉頭,心情沉重地說:“病得不輕??!”說完,他轉身伏在騾子身上,刷刷刷寫了一張字條遞給張太原,交代說:“你去找宮乃泉部長或崔主任(崔義田),就說是我說的,請他們務必用心給他看看?!?/p>

  張太原接過字條,淚水奪眶而出,無限感激地目送著羅炳輝跨上大青灰騾子遠去……

  就在張太原他們抬著病人繼續趕路時,忽然看到羅炳輝又折了回來,只見他從騾背上的黃帆布包里摸出6只黃澄澄亮光光的大梨子,遞到張太原手上,說:“這幾個梨留給老會長,讓他潤潤心!”然后,他撥轉大青灰騾子的頭走了。

  “謝謝羅師長!”張太原像猛然醒悟似的,對著羅炳輝的背影,大聲喊了起來。

  “不用謝,我們是一家人!”、

責任編輯:高宏然


主管:中共河北省委 指導:中共河北省委組織部 中共河北省委宣傳部 主辦:中共河北省委共產黨員雜志社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 河北共產黨員網 冀ICP備13012861號-1 冀新網備132014010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河北共產黨員網觀點。本站圖片文字內容歸河北共產黨員網版權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爆料熱線:0311-87908405 新聞郵箱:[email protected]投稿咨詢QQ群:619736383 工作人員查詢 本網法律顧問:陳淑琴 河北冀華律師事務所
恒日升配资